一代女王   >   第五章   丞相府邸
第五章   丞相府邸
發布:2016-10-17 17:16 字數:4345 作者:李璐中
    陽光下的丞相府邸,雖不及皇宮那樣金碧輝煌琳瑯滿目,卻也在閃閃奪目的琉璃瓦下,顯得那樣的閃耀不凡。剛剛有點神游的拂曉還沒來得及欣賞她這住了二十余載卻又略顯陌生的家時,梅香的一聲呼喊喚醒了在梅香眼中不知為何沉思的拂曉。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哦,沒什么,那琉璃瓦片太閃耀了,有點刺眼”說著邊大步跨進了府邸大門。一旁的梅香不甚理解的側目望了望眼前的這位服侍了二十余載的小姐,雖然還是衣衫凌亂,頭上還插著那多百花盛行大會上自己插上的那朵已被河水沖洗掉花瓣只剩下干枯枯的桃花的枝丫,臉上還是一塊淡一塊濃的傻女的妝容。卻不知道為什么,眉宇間透露的氣息,舉止間的儒雅不得不讓她懷疑,這還是那個小姐嗎?

    梅香的遲疑,雖然很短暫,但還是沒能逃過拂曉的眼睛。拂曉馬上意識到自己儼然已是在這個東耀國堂堂丞相的大千金“拂曉”。所幸的是,鬼使神差的穿越使得她兼有著相隔幾千年不同兩個人前世今生的所有的記憶。所有她沒有一絲的慌亂。馬上打斷了梅香的遲疑

    “瞎想什么呢?還不快扶我回房更衣?我很累了”

    “是,小姐”來不及多想。梅香馬上小心翼翼攙扶著拂曉一步步經過廳堂,經過丞相夫人居住的正廂,經過大少爺的東廂,經過如蘭如玉的西廂,幾經周轉才來到這個不富麗不堂皇甚至充其量只能算是上等丫鬟居住的地方——竹園。記憶中,梅香秋菊都曾為此大有為小姐抱有不滿之情。至于之前的她是什么樣的感覺,她腦子記憶中一片茫然,但她只知道,現在的她倒是不禁感激,感激的是多年來大夫人的惡言冷眼的各個方面的欺壓,如蘭如玉的戲謔捉弄。卻不曾想他們費盡心思排擠她出正東西廂房,十幾年來卻一直遠離了為了政務突然暴跳如雷般發火的丞相的怒目,遠離了東西廂房如蘭如玉雞毛蒜皮的勾心斗角。這個不堂皇不富麗的簡陋竹園反倒給她增添了不少梅妻鶴子的高雅。而如今,則更給了浮游慣喧囂都市的拂曉(凌若)一種格外輕松清閑優雅的享受。

    師拂曉進入房間后,就遣掉了秋菊與梅香,來到了鏡子的面前。雖說她已經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但是對于這時的她還是不禁好奇。到底這個前世今生與她有著莫大關聯的他“她”究竟是長啥摸樣?剛剛貼近鏡子,竟然差點沒將自己嚇昏過去。左臉慘白,右臉卻涂滿了鮮艷透紅甚至有些發紫的胭脂。這哪兒是一張如花似玉般少女的臉?儼然一個黑白無常矗立在鏡子里頭??吹醬絲?,拂曉糾結不堪的皺了皺眉頭,不禁一股心酸油然而生。這么些年頭,這個似傻非傻的女孩究竟是如何在度過她這般年紀該有的花季的?隨即喚梅香打來一盤清水,趕緊拭去這小丑般的妝容,與其說是妝容,不如稱之為花旦臉譜更為恰當。

    幾番洗拭,隨著臟水白一盤紅一盤的被梅香手忙腳亂的提出去?;疽丫逑賜甌?。迫不及待的拂曉,沒等擦干臉蛋就迅速再次來鏡子旁。這一看。又是一驚詫。唇不染而紅,眉不描而翠,膚如凝脂,面如白玉,如水的眼眸里更是閃著白芒芒的精光。這般容貌哪里能讓人糟蹋成半個時辰前那副人鬼不堪的小丑摸樣?不禁哭笑不得,拂曉啊拂曉如何來形容好呢?和羞一走,百媚淡然的天生麗質竟然扮成那副小丑摸樣隨處調戲男人?倘若已這種姿態面人,別說是要不知恬恥的去調戲別人,就是讓人得謀一面頃刻銷魂那也是悠悠長隊,萬人趨之唯恐不及。拂曉啊拂曉,上輩子究竟造何冤孽,今生如此暴斂天物?

    萬千感慨被窗外炎炎烈日給灼醒。清風拂柳,悠悠竹香,讓拂曉頓時間因為驚詫而閃躲了的困意油然而生。來不及細想。微微閉目。和衣而睡。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此時的竹園又是另有一番風味兒,斑斑竹影隨著風兒搖曳。一派恬靜儒雅的景象令人悠然。幾聲喳喳鳥叫,拂曉已經睡醒。而此時,秋菊梅香早已恭候床邊。秋菊見師拂曉起身連忙走上前,扶著她慢慢的下床,隨后又關心的道:“小姐,從剛才到現在你還沒有吃過東西呢?奴婢已經讓丫頭們準備了晚餐,去吃點吧!”聞言,師拂曉愣了愣,這才睡了一小會,想不到已經到了用晚膳的時間,只是想到用膳大家都可以去大廳而她只能在自己的竹園時,心里就暗暗為以前的師拂曉的叫屈,隨即抬眸對著秋菊道:“不要讓丫頭安排了,我們去大廳?!被案賬低?,秋菊梅香一臉詫異。滿頭霧水?;蛔齟憂?,聞到用膳,早已是飛奔而去的小姐,今天竟然如此淡陌,這還不然,更加讓他們無法理解的是,竟然提出了要去大廳用餐的要求,一時間讓他倆都手足無措??墑搶床患安鏌?,那邊的小姐已經輕盈的來到了梳妝臺前絲毫不顧面面相覷的兩個丫鬟,獨自化起了妝容。這幅架勢,儼然不是開開玩笑說說瘋話那么簡單。

    “小……小姐,您說什么?去……大廳用餐?”見勢不妙的秋菊顯然已經按捺不住開口了。

    自從師丞相五十大壽大宴賓客,來客凡是不過三十的公子哥,不論是否攜妻帶子都被拂曉調戲個遍的那時起,就從來沒有人敢猜想,讓堂堂丞相大壽之日丟盡顏面的拂曉,還能敢有去大廳用膳的念頭。梳洗罷,拂曉兀自跨出竹園,爽朗的朝呆立在后頭的倆丫頭道“別楞了,走,咱也去大廳”不及秋菊回話,拂曉已然出了竹園,不見蹤影。秋菊梅香不及細想,只好大步跟上,至于這一去會發生什么,兩人都是一股寒流從頭怵到底。

    正是用膳時期,一大家子人看似和睦美滿的圍坐在一起有說有笑。三人相繼而至,梅香秋菊自是焦急萬分大氣不敢喘一口,而此時拂曉的心中卻又是一股心酸悄上眉頭,這樣一個從呱呱墜地養育了自己二十余載的家的這個地方她竟如此陌生。整個丞相府里似乎什么地方都能多余,恰恰這個地方不可或缺。而那么偶然的是,拂曉的生活里沒有這個地方。她不禁放下了剛剛那樣的矯健而決絕的步伐,細細的在這個偌大的廳堂里拼命的尋找著記憶。熙熙攘攘星點凌亂的記憶里,這么一幕似乎烙在了她的心底,猶如心頭多出的一塊肉一般不能釋懷,而這一幕恰恰是她丟失大廳用膳的那一次??墑侵皇欠饗牡字?,她的不能釋懷,并不是因為失去了共敘天倫的用膳資格,而是那個人,那個……

    三五成群的達官貴人們,一個個攜禮作揖而至,一片歡聲笑語。

    “王尚書,歡迎歡迎,真是蓬蓽生輝??!”

    “師丞相客氣了,恭喜恭喜啊”

    “丞相,小生有禮了,家父職責所在公務繁忙,特派小兒前來賀壽,恭喜恭喜啊”一個風度翩翩氣宇不凡的少年非常的體面作揖。

    師洪連忙回揖“哦,林公子啊,上次一別家父別來無恙???本想這次再與家父好好暢談一番,多多討教養生延壽之道啊,可惜了”

    “丞相福與天齊,那還需要什么養生之道啊,哈哈”

    “呵呵,過獎了過獎了,里邊請?!?br />
    小小年紀讓堂堂丞相如此有禮,很顯然不是別人,他就是東耀第一醫藥世家大公子林靖。

    熙熙攘攘的人群接二連三的進來,一個個都是笑面想向。一時間,讓偌大的丞相府邸的廳堂竟顯得有些擁擠了。丞相府上下都忙的不可開交,唯獨西邊角落里的拂曉在傻笑著望著人群肚子撥弄著頭發。在此時的她的眼里,或許沒有熱鬧忙碌可言。她關心的是,一時間在她眼底出現了這么多的英俊瀟灑的翩翩少年,若不是梅香秋菊近乎拖拽的看管??峙濾繅尋茨筒蛔〕逑蚯叭ヒ桓齦齙娜鮮兌環?。

    就在此時,廳里廳外似乎停止了喧囂,一個個都停下腳步目光朝著人未見,卻先聽到“三皇子前來祝賀”的剛剛停下的轎子前。一個年約十八,頭帶潔白發帶,一裘白袍中間繡著象征著皇族絕對權力的青龍盤旋著白云。腰帶中系著最為尊貴的和氏璧。手上一紙羽扇翩翩輕搖的少年慢慢跨下轎子,一抬頭,更是劍眉風目,一張臉俊秀爽朗,晶瑩剔透。就在眾人聚焦這時,他正不慌不忙面帶微笑三步一揖,四步一停的緩緩步入廳堂。憑著這股無與倫比的魄力,大家知道。正是堂堂東耀國三皇子——公羊容辰!

    “不知皇子駕到,微臣有失遠迎,招待不周,還望見諒”師洪趕緊上前三步并做一步的迎接過去。

    “丞相有禮了,小侄代替父皇前來祝壽,祝您老壽與天齊??!”公羊容辰不慌不慢,微笑著從容作揖。

    “皇恩浩蕩,微臣真是感激不盡啊,皇子請入席”師洪絲毫不敢懈怠。

    就在大伙紛紛注目著三皇子公羊容辰的這會兒趁著梅香秋菊的走神,敏捷的拂曉早已一個箭步脫離了梅香秋菊的“看管”。等到還沉浸在氣宇不凡的皇子的魄力中的梅香秋菊緩過神來。從來不會消停的拂曉卻早已癡癡的站在了那個一身藍袍,滿腔正式的少年面前細細的觀摩,好似他已是她手里的摯愛的獵物。

    “不好!”幾乎同時緩過神的梅香秋菊異口同聲?!霸愀?,那不是經商世家的韓信風韓公子嗎?這下要完蛋了”。梅香原地轉悠不知措的說道。秋菊卻早已大步的朝著拂曉走過去。

    “公子貴姓?公子貴庚?小女這廂有禮了......”早已對師家大千金瘋癲花癡舉動有所耳聞的韓信風一時間手足無措。而這個時候,拂曉卻還不依不饒的不停撕扯著他那嚴肅的衣裳。這時的韓信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如何擺脫這個瘋子。不及他細想。秋菊早已大步過來。邊拖曳著撒潑的拂曉邊忙不停的給韓信風賠不是“韓公子受驚了,我家小姐就是這樣,您別放在心上”。

    “小姐?小姐?”剛忙活完一轉身,這邊的拂曉又是一個掙脫。這一次她徑直而去,而這徑直的盡頭,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風光無限的三皇子。她那癲狂的速度哪里是一個正常人能

    跟的上的?等到秋菊跟到。拂曉早已經到了三皇子的跟前,心想著,這回沒法收場了的秋菊趕緊下跪“皇子受驚了......”然而令她沒能料到的是,皇子竟然絲毫不避諱自家小姐?;姑媧⑿Φ鬧鞫勢鵒朔饗罷馕恍〗?,請問您有事嗎?”拂曉卻仍然癡癡的兩只眼睛直瞪著公羊容辰。公羊容辰卻絲毫沒有半點不適,反而詫異的自我環顧一番。然后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嗎?”一時間插不上話兒的秋菊心里頭搗鼓著該如何交涉,卻令他更加沒想到的是,此刻的拂曉竟然一改往日的輕浮,沒有說一字半句。只是呆呆的看著公羊容辰?;共皇鋇拇行呱牡屯凡ε偶縝暗耐販???墑悄睦鍶蕕盟€?,趕緊道

    “皇子殿下,這是我家小姐,因為天生腦力殘缺行為怪異,多有驚嚇之處,奴婢斗膽請皇子不要介意?!?br />
    還在天真的不?;飯俗隕淼墓蛉莩秸獠攀腿??!芭?,我還以為,是我身上有哪里不適呢?”“多有得罪,請皇子見諒”秋香趕緊說道

    “呵呵,無關緊要,無關緊要!”不知怎么的,享盡了萬人仰視的公羊容辰,在這個傻傻的女子的時而直視時而閃躲的眼神中找到了一種油然而生的親切感。

    “你這傻子,我怎么就能生下你這樣傷風敗俗的傻子?”就在此時,下人口中得知這事以及剛才韓信風的的那事后的師洪迅速的趕到跟前道:

    “皇子受驚了,此女天生癡傻,多有得罪,還望見諒”

    “無關緊要”公羊容辰依然微笑。師洪轉過身勃然大怒,一邊指責仍然跪在地上的秋菊

    “叫你好生看管,看管成了這個樣子?”一邊指著拂曉大喝:“老夫五十大壽,竟出你這等事,滿堂賓客哪一個不是名門之后?竟被你,被我師洪的大千金如此輕浮。叫我顏面何存?不是看在你死去母親的顏面上,我真想把你掃地出門,讓你自生自滅。以后我不允許你再踏入我丞相廳堂半步?!保?br />
    想畢,數載未從步入這廳堂半步的拂曉已經不緊不慢的在眾人的突兀的視線下舉止優雅的從容在那個本應是她該有的位置上坐下,面帶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