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王   >   第十章  熟悉的身影
第十章  熟悉的身影
發布:2016-10-17 17:16 字數:3368 作者:李璐中
    秋菊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旭日初升,就連忙拿著小姐交與的珠寶,來到城里最大的當鋪,選什么樣的當鋪,秋菊心里都是經過了幾番思考的,選小的。第一是怕不不識貨,第二是出不起高的適合這些珍寶的價格,而選韓家這個商鋪。既不怕不識貨,又不怕給不起價格??鑾液液習甯邑┫嗷褂兇藕萇畹慕磺?。萬一交涉不成功還可以拿出師丞相這塊牌,只道是師丞相派她去的,這買賣就十有八九是敲定了的。

    果然,幾番交涉之后,足足兌換了一千二百兩。總算是沒有低于小姐的預估。拿著這一千二百兩來到最為接近皇城的兩條街區,開始尋找小姐口中的,既為人緣廣闊流動量大,又要是快要經營不周酒樓,這可不是一個好干的活。人緣多的地方又怎么會出現快要倒閉的酒樓呢?心里暗暗作思的秋菊,不知不覺已經穿越了好幾條街區。

    梅香做的東西,一直都是拂曉的最愛,雖然不知道一直都在竹園用膳的之前的拂曉,為什么一點也不介意吃不到廳堂里的山珍海味。但是拂曉(凌若)的記憶里,似乎特意被剔除掉了那些她不喜歡的。如今她只記得梅香給她做的小吃,特別是甜點糕點,那么使她甜入心脾難以忘懷。

    “小姐,你要我做什么給你吃呀?”已經來到廚房梅香對拂曉說。

    “先做你拿手的那個甜點吧,好久沒吃了喲”拂曉微笑著說,臉上一副饞樣兒。

    “小姐說年糕啊,好的,奴婢馬上做給你吃,您先到竹園等一會兒吧。

    “嗯”剛準備起身的拂曉突地又回過頭,對梅香說:

    “哦,對了,別忘了還吵一盤瓜子兒”

    “是,小姐”梅香邊忙活著手頭上的活兒,邊清脆的回答。

    回到竹園,拂曉心底兒暗暗作思。在這個落后了的朝代里,很顯然對于她而言,處處都有著商機。現代文化中一切的別人的發明,別人的創新,都可以成為她的東西。所以成千上萬的商機,她隨手捏來,比比皆是。這一切兒都似乎在她的掌握之中。想畢,嘴角不禁微微上揚了。

    不一會兒工夫,梅香便做好了她從小家從她媽媽那里學來的年糕。并且炒好了一盤瓜子。拂曉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塊年糕放進嘴里,就是這個味道,這個使得個癡癡傻傻的拂曉記憶里印象特深刻不能忘懷的味道。又香又脆,又甜又美??煽詡繃?。

    “來來來,梅香你坐下,你也吃”拂曉一把拉下站在一旁的梅香。

    “小姐小姐,你吃吧,梅香不餓”梅香很突兀面對拂曉這樣突兀的舉動,顯得有點慌忙。連忙拒絕。

    “哎呀,叫你吃你就吃吧,你自己的出的美食,自己嘗一嘗怎么了”拂曉接著說。再也不好拒絕的梅香,拿起一塊年糕放入了嘴中咀嚼了起來。

    “是不是很好吃???”拂曉迫不及待的問。這會的梅香卻只是會心的看著拂曉然后微微一笑卻無論如何也不好對這句話做答。這時的拂曉卻也不等著她回答,用手剝著瓜子兒,一粒一粒兒的撒在年糕上面,知道撒滿為止。這時她竟話也不說,將一小塊撒滿了香瓜子兒的年糕

    忽地喂進了還來不及反應的梅香的口中。

    “再吃吃這個”拂曉笑嘻嘻的說。梅香一邊很詫異的望著眼前這位近來在她眼里充滿疑惑的小姐一邊咀嚼起了口中的年糕??墑竊驕捉澇較憒?,較之前的年糕更多了一份瓜子的酥香。吃著竟不禁說出道“真好吃”

    “呵呵呵,好吃吧”兩人似乎調換了角色,似乎這可口的年糕是拂曉做的,兒梅香成為了一個品嘗人。拂曉也拿了一塊放入口中,邊說:

    “我一直就覺著你做的這年糕,撒上剝了殼兒的香瓜子,這味道一定就跟酥餅差不多,果然吧”

    “酥餅?酥餅是什么東西呀?”梅香又是疑惑。

    “呵呵”拂曉望著從昨日到今日就沒有開朗明了過的梅香又是一陣笑。然后說:

    “我叫秋菊今日去當珠寶,再去盤酒樓,是因為我想開一家酒樓。叫你在家里下廚,是想制造出酒樓的招牌點心兒?!?br />
    “???小姐您真要自己開酒樓???昨天我一點都不理解就問秋菊姐姐了,她說你肯定是想開酒樓,我以為她是和我開玩笑的。沒想到你來真的呀?”

    “我開酒樓怎么了,我不但要開,還要開的轟轟烈類,成為整個東耀國京城里最好的?!狽饗苡芯魴牡乃檔?。

    “可是,你一女孩子家,怎么好天天拋頭露面嘛,況且你還是丞相千金。讓老爺知道了,一定不會允許的”梅香擔心的道

    “女孩子家怎么了?我昨天就跟你說過了人要自食其力,做自己的主人。至于爹爹那邊,暫且咱們三個先瞞他一陣子,等酒樓成功了,再告訴他,到時再與她理論就是?!泵廢閔島艉艫目醋叛矍罷庋囊桓魴〗?,雖說百思不得齊解她為何完全變了一個樣。一個她似曾熟悉卻又怎么樣也記不起來的樣兒。只是她心里卻充滿著對這位小姐莫名的信任。

    “東主另有所謀,酒樓轉讓”幾個大字馬上吸引住了秋菊所有的眼球。一個箭步踏上,找來店家商談。商家開價八百兩。原本已經是低于小姐的預算了,按道理來說應該滿口答應??墑瞧餃綻叢謫┫喔蜆吡蘇庵紙淮那錁趙趺茨苷餉辭嵋椎拇鷯δ??

    “六百兩,我只能出得起這么多了。您看?成嗎?”秋菊道

    “六百兩?六百太少了啊,我這個價格已經很低了啊,不然您再加點兒?”商家自然也不會如此輕易降價。

    “哦,那我不要了”說完,秋菊很決絕的反身就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雖然她知道在這一帶屬這個位置最佳了,正符合小姐的要求??墑嵌嗄昀吹木?,使得她似乎絲毫不畏懼這家老板不會喊住她。甚至在心里默念“五、四、三、二”

    “六百八十兩”那老板托著長聲向秋菊喊道。熟不知秋菊一直在等著,當然秋菊也知道。老板心里確定的交易價格也正好這么多,誰也不虧。就六百八十兩秋菊盤下了這家酒樓,爾這酒樓隔皇宮不過幾條街,卻又恰恰處于鬧市之中,人來人往,絕對是小姐口中的絕佳位置。不過至于這家酒店為何會經營到倒閉。秋菊不禁委婉的問了問老板。只見老板頻頻搖頭道:“本來我這酒樓生意興隆,開的有聲有色,算是這京城里最有特色的一家酒店了。自有一次,四皇子公羊梭家的管家下榻這兒用膳。本來以為是貴人降臨蓬蓽生輝。誰知道,那皇子橫蠻之至,現宰現炒的雞鴨魚肉,他非要說是臭的。無論我們怎么樣做出來的東西在他口里不是苦的就是咸的。然后就說這里的酒樓不合格,說是要拆了我們的酒樓。之后就按月上來收取高額的賦稅,哎,一年下來,我們實在是交付不起了,只好轉讓了。你知道你這一路走來,為什么家家酒樓都不溫不火嗎?就是不想攤上我這檔子事,寧愿只賺個溫飽。哎”

    一直就聽說四皇子蠻橫霸道,沒想到連小小的管家也能如此橫行。想到這兒,秋菊的心中來不敢憤怒,卻不禁為小姐捏了把汗。如果小姐酒樓開火了,豈不也得遭受這樣的待遇?先不敢想這么多,趕緊回府,告知小姐所有情況。

    秋菊回來的時候,梅香這兒已經帶著一群伙夫得不可開交了。也顧不得梅香了,秋菊迅速來到竹園,告知了拂曉酒樓的情況。不料拂曉卻沒有絲毫驚訝的反應,只見她平淡的道:

    “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這句話一說出,卻是讓從來淡定從容的秋菊都楞到了,因為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小姐未從穿越的的那個所謂先進文明了幾千年的國度里,這樣的事情可謂是比比皆是,更何況她的小姐就是那樣的環境里頭一步一步磨練成為商界佼佼者的。這樣的事情又怎能使她驚奇呢?

    “沒事,我有方法應對的”拂曉若無其事的說。秋菊傻傻的望著拂曉,雖然她也無比聰慧,卻怎么也不能夠理解,為何此時眼前的小姐和之前的小姐有著如此天翻地覆的差別。想著心底竟然如梅香一樣,這樣的一個小姐雖然十分陌生,卻又和某個模糊的身影十分相似。一時間不得其解。就在這個時候。那頭正朝著閨房走去的小姐突然一個回頭,一臉明媚的微笑道:“放心吧,我一定會成功的”

    突然間,秋菊恍然大悟,憑著比梅香大兩歲的記憶,沒錯,他能肯定的記得,這就是二十年前她們還是小時候的時候夫人的樣子,這種自信,這種決絕,這種微笑。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就是這種表情,待她們如親生女兒一樣的夫人的表情,不知怎么的,無論她們有著怎么樣的疑惑。這種表情一出現,心中馬上就能釋然。帶著多少不解,都會選擇相信!

    忙碌的一天總是那么容易天黑。不知不覺,又是一個夕陽西下。月出東山,奔波了一天的梅香秋菊早早的已被吩咐休息去了。而此刻的拂曉(凌若)卻在心里刻畫著她的商業藍圖。這似乎早也成為了她的職業習慣。忽的一陣陰風,吹的窗戶吱呀作響。突絕一陣涼意從窗外襲來。她趕緊披上衣服來到窗前準備關窗?不經意間抬頭看了看夜空。天上烏云密布。月兒已不見蹤影。很顯然這又將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暴雨之夜。突然,拂曉心里一陣拔涼。她想到了她從跨城橋上跳下的那一幕,再抬頭看看烏云密布的不見明月的夜空,低頭再想想如今她在規劃的商業藍圖,不禁在她心里有些微的不安了。難道因商而死的她又即將再次步入這個商場的漩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