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王   >   第十三章 心有靈犀
第十三章 心有靈犀
發布:2016-10-17 17:16 字數:3412 作者:李璐中
    坐在竹園的長藤椅上,拂曉思緒萬千。而這眾多的思緒里面始終圍繞的都是那個在酒樓與她對詩的少年。他究竟是誰呢?為何自那一次之后便再也沒有在酒樓見到過的他的身影?然而,雖然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誰。當時的直覺就告訴拂曉,那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想著想著拂曉腦海里蹦出的是那少年在酒樓寫下的那兩句詩

    “細風拂柳絮,朝陽曉露珠”或許對于他而言,“拂”“曉”僅僅是兩個字,兩個用來命題的普普通通的字。然而,對拂曉而言,這兩個字卻有著常人不可能擁有的意義。愈想拂曉心中的思緒便愈加紊亂。時而崩出心目中她猜想的那少年的面貌,隱隱約約能看到個輪廓,只見他“衣袂飄飄,劍眉鳳目,手握一紙羽扇輕輕搖動,腰跨和氏白玉耀耀奪目?!畢胱?,他突然間一回頭,對著在這頭一直傻傻注視著他的拂曉道“這位小姐,請問我身上有何不妥嗎?”想到這兒,拂曉突然一個冷戰一哆嗦從春夢中驚醒。拂曉趕緊摸了摸臉,竟是一臉滾燙。再照照鏡子,竟然一臉通紅。也不知道為何,從未謀面的那人在她的心里頭竟然清楚的刻畫成了這幅模樣。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這副模樣顯然在她的心里頭有著不可磨滅的重量。然而,這副模樣的人,是誰呢?想著,想著,鏡子里頭的拂曉又是兀自和羞一笑。畢竟她也是個女人,無論她在旁人的眼里多么的淋漓盡致,多么閃耀奪目。在她的強勢的外殼里,也包藏著一朵不能用理性來對抗的矯情的含苞欲放的花兒。只等著能夠滋潤它的雨露,將它轟轟烈烈的催放!

    然而,這屬于少女心中的獨有的幸福享受沒多久,那頭的孟柔雪和師如蘭前后跨門而入。生怕拂曉沒瞧見的孟柔雪故意將腳步聲放至極大。不料,這兒的拂曉卻仍然擺出一副全然不見的姿態在那兒兀自嗑起了瓜子。見此狀的孟柔雪,又是不覺怒由心生,紅著臉兒朝師如蘭說道:

    “蘭兒啊,你千萬要記住啊,不可像某人一樣,沒大沒小,見到了長輩要行禮,見到了小輩要照顧……”

    “恩,娘親,蘭兒,記得了?!筆θ繢脊鄖苫賾?,視線眺過大夫人轉身來到師拂曉身上。兩人一唱一合。似乎以為贏得了什么滿臉得意。殊不知此刻的拂曉心里早已又再暗暗作喜。因為拂曉知道,在場面戰的過程里,當一方先應另一方而發怒的時候,這場戰爭就已經贏下了一半。于是拂曉繼續視而不見。以泰然不變的態勢,控制著孟柔雪的心情。孟柔雪見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那次的百花盛會似乎是成了師拂曉的轉折點,明明是一個即花癡又傻的人卻在一下子就變如此沉著冷靜。上次廳堂的晚膳上。更是又哭又鬧,添油加醋的在食物里隨意做了做手腳便使得她手足無措無計以對。而如今更是給她一種似乎一見到她就會莫名的從心里涌上一股怒火的感覺。孟柔雪越想,心里便越是暗暗作恨咬牙切齒。殊不知,她越是這樣,就越中拂曉的下懷,一切她心態上的變化全都在那頭拂曉默不作聲的無聲之中掌控著。

    “大夫人,大夫人……”就在從以前到百花盛行大會到那次廳堂晚膳等一系列事情在孟柔雪心里頭糾纏不清理不清頭緒的時候,那頭傳來的小丫鬟的呼喊聲打斷了她。

    只見一個小丫環狂奔而進,對著大夫人氣喘地道:“大夫人,管家讓奴婢通知您,您的侄子孟猛來了?!?br />
    “啥?我的猛兒來了,快,快,讓他過來?!貝蠓蛉嗽謁禱凹淶靡獾某θ繢伎戳艘謊?,而師如蘭也隨即泛起一絲得意的微笑。

    孟猛雖然林靖的長得好看,但卻也十分清秀,以前也常來此處住客,一次,師拂曉遇到又硬要強娶,無奈大夫人含淚送孟猛回孟家。

    現在,之所以請孟猛過來她們就是想看,這花癡女到底有怎么樣高的意志力。

    與此,隨著丫環的快速能報,孟猛很快的來到竹園。

    同時,師拂曉也知道了她們所打的主意,可惜此拂曉非拂曉恐怕她們如意算盤打錯了。

    見狀,師拂曉慢慢的起身,來到大夫人面前停下,不冷不熱的道:“今天是刮什么風???怎么把我們的大夫人以及師二小姐和孟公子請來了??上О≈裨懊揮惺裁春謎寫??”

    “瞧你,曉兒,這都是說的什么話???”大夫人說話間,故意挪開身姿讓師拂曉看見孟猛的臉,然而,等了又等卻遲遲未見師拂曉的反應。

    一旁的師如蘭也訝異不已,趕緊來至師拂曉面前,笑瞇瞇的道:“姐姐,那是孟猛孟表哥?!?br />
    “恩,孟表哥,我知道啊,怎么了?”聽著師如蘭故意的加重語調,師拂曉不由地暗暗樂在心里,隨即又很無辜的道。師如蘭顯然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樣也想不明白,上一次孟猛來到丞相府做客,還未及落腳便被她癡癡傻傻足足追了好幾條街,最后只好連招呼都不及和孟柔雪打就落荒逃回了家中。而如今的她,竟然淡定的如此出奇。師如蘭納悶著,拂曉(凌若)

    心里頭卻樂開了花兒,因為早已從幾千年后穿越而來的凌若看來。師如蘭就宛如一個跳梁小丑般可笑。然而,拂曉卻并未笑出聲兒來。因為她不想這樣的完全由她掌控著的好戲就這樣潦草收場。

    然而,師如蘭承受早已超脫了極限,惱羞成怒。絲毫沒有了像以前那樣溫溫和和間將拂曉玩的天花亂墜的快感,倒是心里頭一股被戲弄的感覺頓時萌生。

    “你根本就不是師拂曉”突然,無計可施的師如蘭朝著還在一頭不慌不忙的拂曉喝道。拂曉卻還是不慌不忙。故作一聲疑惑道:

    “哦?妹妹這話兒是什么意思?我沒聽懂!”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秋菊找來假冒師拂曉的騙子,師拂曉天生花癡見男人就追那是大家都知曉的事情,以前你追著孟表哥追了足足三條街,如今你居然對孟表哥瞧也不瞧一眼,呵呵……這么明擺的事難道還要再繼續找例子嗎?”師如蘭顯然黔驢已技窮。

    “呃?那敢情二妹找孟表哥來就是為了來證明我是不是真的師拂曉的?”

    師拂曉望著一臉得意的師如蘭不由的覺得好笑,隨即轉身來到孟猛的身邊說道上:“孟家乃是有名的經商之家,如今孟表哥為拂曉前來,拂曉真是感覺受寵若驚,只是這名義上看大夫人實際以引誘之實,敢情孟表哥也充當一回男妓???”

    “男妓?”孟猛原本對于來丞相府就沒有什么好感,但是迫于父親的威逼,只能前來。

    然而當次師拂曉時,卻沒有以前的嫌惡,聽著她談吐不凡的口語更是帶著一種無限的魅力,當說到男妓時,他卻不由的皺一眉,直覺沒有好事,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花樓女子稱為妓,而男子則稱為小官,我覺得小官太文雅,直接在妓前面加一個字男,男妓等于小官?!?br />
    師拂曉說得很淡,但卻讓孟猛直接慘白了臉,男妓男妓原本是這個意思。

    “你說什么?”孟猛再也無法沉默了,想當初他來到丞相府,還沒得及與叔父叔母敘上一盞茶,甚至還未到達相府廳堂給叔父叔母打上一個招呼,便被嬉笑癡傻的拂曉,不問緣由的足足追了三條街。而如今,再次來到丞相府,也還不及見拜訪叔父一面。便又被這個不知因何原因已絲毫不再癡傻還如此凌厲的拂曉冷不丁披上“男妓”的名號。這一切對他而言都來得那么的莫名其妙不可理喻。而想想他堂堂名賈之后,自詡翩翩有禮,氣度不凡。如今竟成了拂曉口下的“男妓”。他不再沉默,勢要討出一個公道。

    “孟公子別生氣,自古有女子以形色引誘男子,稱為妓。而如今,您的叔母用您來引誘我,實在是將您在當“妓”使???不信,您可以問問您的叔母?!彼低攴饗噶酥敢慌云猛ê斕拿先嵫?。

    “叔母,你......”孟猛無辜而又氣憤的看了孟柔雪一眼,本想一定要討出個說法,無奈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就是自己的叔母。無話可說之下只好一氣急敗壞的沖出了竹園。長奔而去。

    “孟兒,孟兒!”孟柔雪趕忙追上前去,在后頭不停的追喊。也顧不上繼續和拂曉交鋒了。頓時間熱鬧的竹園只剩下師如蘭驚愕不已的師如蘭和一臉不屑的拂曉兀自朝著房間里走去。

    “蘭兒,蘭兒,你快來??!”師如蘭還不及細細回想這對她來說來得極其突然的一切,外頭的孟柔雪就急忙的呼喊著她。暫且記下這一筆賬。師如蘭一邊這么想著,一邊朝著孟柔雪的方向跑去。

    已經是晌午了,一桌豐盛的飯菜絲毫未動。公羊容辰顯然是思緒重重。忘著窗外的隨風飄揚的柳絮。在他腦海里浮現的是那酒樓里的披著頭巾的女子答給他的兩句詩:

    “止水容大海,白狼襯蒼天”事到如今都令他不能釋懷的是,她明明是一個弱女子,姑且不說她為何不像其他女子一樣四書不通五經不達,但她張嘴就來的兩句詩里頭,透露著的那股不羈的豪氣,讓公羊容辰到如今還嘖嘖稱奇,心里頭贊嘆不已。她究竟是誰家的女子呢?公羊容辰不禁心里頭迫切想知道她的身份。這在他的人生里,除此之外還尚未有過。飯桌上飯菜早已涼透了,卻仍然紋絲未動。

    恬靜溫馨的竹園依然和諧,莊嚴的皇宮依然威嚴肅穆,熱鬧的街道上依然吆喝聲一片。而此刻的拂曉與公羊容辰正毫無訊息卻心有靈犀的想念著那個連對方是誰都不清楚的對方。此刻,一陣微風吹過。酒樓上的橫幅隨風飄揚,橫幅下是正映著陽光耀耀奪目的那首詩:

    “細風拂柳絮

    朝陽曉露珠

    止水容大海

    白狼襯蒼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