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凰女:這個公公太撩人   >   第一章:不會老的人
第一章:不會老的人
發布:2018-03-07 12:01 字數:2854 作者:黑色小小白
    傳說遠古苗疆人會使用巫蠱之術,當年秦始皇抓了上百苗疆人,只為那傳說中的長.生.蠱。

    ……

    夜色濃重,猶如被墨汁渲染的宣紙,沉悶而壓抑,在深邃幽暗的天空,白色的雪花一點一點往下落,凌冽的寒風吹過,雪花旋轉,纏繞成一簇簇蒼白的地面,以往繁華的街道已經積了一層厚厚的積雪,踩上去嘎吱嘎吱作響。

    夜色寂靜,樓下暗淡的燈光照在身上,被叫起床的名偵探李游一打了個寒顫。

    推開門,尸體倒在離門不遠的地方,頭顱朝向門口,左臂向前伸,右臂下垂擺在身旁,一雙腿不知道被什么利器砍斷,四周也不見腿在哪里,房間異常整潔,桌子上的電腦,茶杯,書籍,都沒有動過,尸體呈現給他們的,在案發前,尸體和兇手發起過激烈爭執,甚至出手,但是房間卻很整齊!屋子的指紋被處理干凈,這些方面,這個兇手很有經驗。

    臥室的門開著,房東告訴警方,這個人從來不會關臥室的門,這是一樓,很奇怪,受害人沒有安裝防盜窗,只是這個窗的窗臺上積雪十分的薄。

    “李隊,案發前,這個窗子是開著的?”

    李景夾起一根煙點燃,并沒有抽,沉聲回答道,“對面的人說一直是開著的?!?br />
    “死者是誰?”

    夜小白穿了一身藍色寬大的浴衣,抱著一推資料從外面跑進來,“死者名叫寒蒙,男,三十三歲,貴州人,大學畢業后一直在北京,身上沒有致命傷,法醫初步判斷是失血過多死亡,精確一些的話,這需要帶回去解剖才能知道,還有,寒蒙是一名法官,在警界名氣很高,處理過無數案件,當然,得罪的人不少,寒蒙人比較孤僻,沒什么朋友?!?br />
    “目擊者是誰?”夜小白是李游一的死黨皆閨蜜,李游一知道的是,夜小白沒有上過大學,經常處理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案件,大部分功勞都被惡心的死肥豬領去,而她從來不在意。

    夜小白笑了笑:“門是開著的,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所以目擊者是我哦?!?br />
    “你住這里?”

    “恩,我住在五樓,整個公寓只有六層,因為電梯壞了,我只能走樓梯下來買泡面?!?br />
    死者在死前,有三個人來拜訪過他,房東來撮合他和自己女兒,離開的時候是九點,房東說寒蒙拒接了他,沒有答應這門婚事,也就是說房東走的時候,寒蒙還活得好好的。寒蒙最近處理了一件五月連環殺人案,被告人袁定翔被判有期徒刑三十年,判刑的第二天,袁定翔在牢中自殺,而第二個叫肖何的人,是受害者中一名女子的哥哥,是來感謝他的。第三個是送外賣的小張,寒蒙退了外賣,所以小張并沒有進門,小張的復述是,他走的時候寒蒙臉色蒼白,臉色也有汗。

    “他的脾氣很大?”

    “聽小張說,是的。對了,樓梯和公寓外面都沒有安裝攝像頭,不過公寓外的保安處都有記錄進出的人,目前就只有肖何和小張是外來的?!?br />
    “有人在撒謊?!?br />
    “撒謊?”

    “寒蒙死的時間不長,像你所說,那么這些人誰都不是兇手,如果還有第三個人從外面進來,保安不可能沒看見,所以房東,肖何和小張,還有整個公寓的人都有可能是兇手,天亮之前誰都不能外出?!?br />
    雪還在下,北京人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冬天,李游一靠在大廳的窗前,一頁一頁地翻著面前的尸檢報告,時間是凌晨三點,李游一和那些警察誰都沒有離開,因為他相信兇手就在這個公寓里。尸檢報告還算是詳細,寒蒙腦網膜下腔出血,是鈍器造成腦干損傷,死者胃部沒有食物,倒是有少量阿普唑侖片。

    安眠藥?

    少量的安眠藥,不足以致命,那么寒蒙為什么要服用這些東西?

    “我覺得那個法醫有強迫癥?!?br />
    李游一笑了,“你不覺得他是完美主義者么,過分要求完美?!?br />
    “你欣賞的人可是少,沒想到你欣賞他?!?br />
    “小白,你怎么看?”小白處理過案件,但是他們沒有在一起處理過,他突然想要知道這個丫頭是怎么想的。

    “寒蒙在害怕什么?!?br />
    “繼續說?!?br />
    “就算是在一樓,哪家不安一扇鐵欄,可是寒蒙沒有,臥室的窗上積雪薄,可見他經???,他是害怕有人進來,但是也在害怕他逃亡的時候逃不出去,所以窗必須無阻攔的鏈接外界,他在害怕,害怕得睡不著,安眠藥是他唯一寄托?!?br />
    “我讓李隊找遍了整個公寓,不見兇器。兇手還在的話,那么他又是怎么隱藏兇器的?小白,如果是你殺人,你會怎么處理兇器?”李游一冷眼看著她。

    夜小白笑得無邪,“我呀,恩,把兇器變走就是?!?br />
    李游一顯然不信,在屋子里繼續查找有用的線索,簡簡單單的裝飾,當他打開浴室的門時,目光落在夜小白身上。

    “小白,我記得你也是貴州人吧?”

    “恩,對啊,貴州山里人?!?br />
    “怎么想到來北京?”

    “當上白富美,勾搭高富帥,然后走上人生巔峰,我一生就無憾了?!?br />
    “可我知道你不喜歡錢?!?br />
    “現在喜歡了?!?br />
    “小白,人的性子很難改變的,你不喜歡錢,也不喜歡利名。小白你和寒蒙是什么關系?”劉海遮蓋住李游一的眼睛,讓人看不出來他極力隱藏的不相信。

    “這個北京沒了我,至少還有你,你怎么看出來的?”

    “你們是什么關系,我確實不知道,隱藏兇器的方法我也一直在找,可是有一點,寒蒙在身上有血,雙腿被砍斷,兇手身上不可能沒有沾染上血跡,你身上穿了一件浴衣,你不覺得不合身么?!?br />
    “兜兜轉轉,還是到了我身上?!幣剮“淄嚴略∫?,身上的白色連衣裙染上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血。

    李游一憤怒了,沖到夜小白面前,拽起她的手,大吼:“夜小白,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李游一一吼,聽到聲音的警察沖進來,看見一身是血的夜小白!

    “知道啊,他殺了我全家,我只是在為這個世界除害而已,哪里知道在殺他之后,有人來了,我只好找了一件衣服穿上掩蓋血跡?!?br />
    “你……”

    “有些事情是人無法解決的,所以只能按照人不能處理的來處理,你知道寒蒙殺了多少人么?”夜小白掙開他的手,從李隊身邊擦肩而過,然后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二十年前,貴州的一個苗族村落發生了火災,整個村子的人全都燒死,無一活口,很奇怪不是么,就算起火了,大家往外面逃,總能活一些啊,可是沒有人活,而罪魁禍首是這個發了瘋到處殺人的寒蒙,他不是處理了很多案件么,你們可以去調查的,黑的也會被這個人洗成白的,最近他處理了五月連環殺人案,可是袁定翔不是兇手,寒蒙才是兇手,然而,一切罪證全都指向了袁定翔,寒蒙用他的家人威脅,他只能自殺了。寒蒙為什么殺人,為什么能夠逃脫,很快你們就會知道了?!?br />
    夜小白嘆息,拿出一把黑色的搶,抵在自己的腦門上。

    “你干什么?”李游一大驚。

    李隊發現自己的搶不見了。

    夜小白看了看窗外的雪,“今晚是最后一場雪,寒蒙怕的不是我,他怕再也看不見明年的雪,所以他到處殺人,我阻止不了他,救不了任何人,我只能殺了他,李游一,我啊,已經很老了呢?!?br />
    “砰!”的搶聲消逝,在夜小白尸體的旁邊發現了一把帶血的斧頭,之后警方又在夜小白家里找到了來不及處理的一雙腿,腿干癟得不正常,像被曬干的咸魚,而腿上出現了一條條白色的死蟲子!

    夜小白那么聰明,如果殺人怎么會輕而易舉的被他識破,她在讓他!從不輸人的夜小白怎么會輸給他呢。

    雪又大了起來,繽紛的雪花從墨水染的天空墜落下來,堆積了街道上的房屋,圍墻,斑馬路。

    這個時候,李游一打開微信,法醫給他發了一套圖片,之后他就給法醫打了一個電話,“你確定這個人是寒蒙?”

    對方的回復是,寒蒙在被解剖后,整個人開始逐漸老化,然后變成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

    幾個月后,李游一來到貴州公安廳,打開了那個村莊的宗卷。

    宗卷里記錄著,突發火災,五百一十六人亡,傷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