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漂與北漂   >   第十五章:歌詞
第十五章:歌詞
發布:2019-10-14 06:20 字數:2560 作者:18258013299
回到諸暨后,任瑾一直在尋找楊紫晴。
任瑾去以前住過的地方找尋,卻發現曾經同住的地方,現在已經拆遷。都被推土機推平了,連一片瓦片都沒有留下。
為了生存,任瑾幾個月里找了許多份工作??上б蛭鏡墓叵?,并沒有掙到什么錢。
任瑾想來想去,最后還是決定去演藝酒吧做駐唱歌手。
諸暨雖然是個四五線城市,但大大小小的酒吧還是有很多,只是真正有演藝大廳的卻沒有幾個。
然而,接連十幾個晚上,任瑾幾乎跑遍了諸暨大小酒吧,都沒有真正的被聘用下來。
以致后來,身上的錢所剩不多,勉強還能夠再撐個幾天。任瑾無法,打算將之前所寫的一些歌詞拿去賣,順當換些零花錢。
這天晚上,任瑾帶著自己所寫的歌詞,來到一家酒吧。準備去問音樂總監,是否需要購買歌詞。
剛一進門,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就迎面走了過來,問任瑾:“是你要賣歌詞嗎?”
任瑾這幾天也跑了幾個地方,這個酒吧也來過,知道這人是個主持人,難得有人問自己買歌詞,任瑾點頭應了一聲。
“我女朋友的一個好姐妹在杭州的一家酒吧駐唱,她想要購買一首歌詞。要不你先把你的歌詞發給我,我再轉發給她看看,如果她對你的歌詞有興趣,明天晚上我帶你去杭州?!?br /> 任瑾有些為難,晚上自己還要去跑酒吧,于是問那男子:“明天白天不可以過去嗎?”
青年男子笑著解釋道:
“明天晚上我要去那邊主持節目,順便就帶你過去了。對了,你不是要應聘駐唱歌手嗎?剛好一起過去,看那邊需不需要歌手?!?br /> 任瑾內心一動,“那好吧!”
第二天下午,任瑾就坐著男主持人的車,和他一同去了杭州。
天黑之后,男子帶著任瑾來到了一家演藝酒吧。
剛進入大門,就隱隱約約聽見,里面有一名女歌手正在演唱《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
兩人走進去后,這首歌已經快要唱完了。臺上的歌手唱得十分投入,臺下響起連綿不斷的掌聲。
看到歌手從臺上下來,男主持人就指著那名女歌手,對任瑾說:“就是她了,你去后臺和她談吧?!?br /> 男主持人說著,將任瑾帶去了后臺,之后就留下二人商議了。
二十分鐘后,任瑾從后臺出來,男主持人看見了,問他:“怎么樣?”
任瑾搖了搖頭,“她說不太喜歡古風類的歌曲,想要一些傷感一點的歌曲?!?br /> 任瑾所賣的歌詞沒有談成,應聘駐唱歌手也不成,就準備和男主持人一起連夜趕回諸暨。
就在他們走出酒吧的那一刻,任瑾似乎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就連這人所唱的歌曲,之前都已經聽得滾瓜爛熟。
任瑾在酒吧門外,停留了片刻,想想應該不可能,最后還是轉身離開了。
讓任瑾想不到的是,唱歌的不是別人,正是他以為的那個人,也是前段時間剛與任瑾分離不久的楊紫晴。
楊紫晴自從上次和任瑾在橫店的車站離別后,先是回了從前在諸暨時的住處。
見到那個地方現在已經沒有人居住,后來又聯系到小蝶,干脆就直接去了杭州,和小蝶一起闖蕩。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楊紫晴為了能夠在杭州長時間的呆下來,到處跑場演出,小蝶有空的時候,也幫著她找些場子。
時間久了,小蝶還真是幫楊紫晴在許多演藝酒吧里接了不少的演出,楊紫晴頗為感動,常常感激地對小蝶說:
“小蝶姐,我來杭州投奔你,就已經夠麻煩你的了,你還幫我去找場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謝你?!?br /> 小蝶微微一笑,不在意道:“我們是好朋友,說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我倒是覺得,是你幫了我?!?br /> 楊紫晴一聽,疑惑問道:“我幫了你?”
小蝶正色道:
“我在杭州,既沒有親戚也沒有朋友,孤零零的一個人。段航天又整天陰魂不散的纏著我,真怕有一天,他起壞心眼,到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br /> 楊紫晴安慰她:“不會的??吹貿隼?,段航天應該是真心的喜歡你?!?br /> 小蝶搖搖頭,“不管怎樣,有你在我身邊,我就是要放心一些。唉!也不知道任瑾現在過得怎么樣了,微信也沒有了,電話也打不通?!?br /> 楊紫晴聽了也不免擔憂起來,“是呀!自從上次在車站走岔后,我再也沒有聯系到他?!?br /> “那你有沒有去以前你們住的地方找過,說不定他沒去處,會回到那個地方?!?br /> 楊紫晴嘆口氣,垂頭喪氣的說:“去找過了,那個地方現在在拆遷,如今別說房子,連一根草都沒有了?!?br /> 小蝶拍了拍楊紫晴的肩膀,安慰她:
“算了,他又不是小孩子,應該沒事的。哎,對了,紫晴,你今后有沒有想過,進入華語歌壇,簽約個唱片公司什么的?!?br /> “我?”楊紫晴詫異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小蝶點頭說:“對?!?br /> 楊紫晴猶疑道:“想做個專業歌手,我能行嗎?”
小蝶卻鼓勵她:
“試試看吧!不去試試看,怎么知道。不如這樣吧,從現在起,我就開始做你的經紀人。咱們共同努力,爭取讓你進入華語歌壇。我看好你!”
楊紫晴被小蝶這么一說,也來了興趣。兩人當下一拍即合,開始邁進娛樂圈的第一步。
從此之后,小蝶就開始跑杭州大大小小的酒吧,到處給楊紫晴接演出。
一天晚上,小蝶和楊紫晴正趕到一家酒吧赴場,一進門就聽見里面的歌手正在演唱《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
唱這首歌曲的人,正是前些天說要向任瑾購買歌詞的那個女歌手,名叫戴薇兒,看似有三十四五歲,人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不錯。
小蝶見此人的唱功很扎實,也知道有關此人的一些消息,就悄悄的提醒楊紫晴:
“我聽人家說,這個歌手是這一帶的酒吧歌后,以后要是經常在附近登臺,能避開就盡量的避開她?!?br /> 楊紫晴點頭說:“好,我知道了?!?br /> 戴薇兒唱完,從臺上下來之后,沒有直接去后臺,而是向大廳里走去,在一名青年男子的旁邊坐了下來。
這名青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追求小蝶的華承啟。
戴薇兒在華承啟的身邊剛坐下來不久,楊紫晴就開始上臺表演了。
華承啟在臺下看了會兒,忽然指著楊紫晴對戴薇兒說:“這個女孩我認識?!?br /> 戴薇兒看了看華承啟,又笑著問:“華總認識這女孩?”
華承啟表情微妙,“她是我前女友的朋友……”
戴薇兒挑眉,“那怎么會跑到這里唱歌?”
華承啟端起桌臺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說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們不說她了,說點別的?!?br /> 戴薇兒笑了笑,歪著身子看著華承啟,嬌聲說:“那說什么呢?”
“就說你唱的這首《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唱得幾乎不輸給原唱,聽著,你應該是個曾經失戀的人?!?br /> 戴薇兒坐正了,也拿著酒杯抿了一口酒,笑著說:“還真被你猜出來了?!?br /> 華承啟晃晃酒杯,“至今還忘不了他?”
“對?!貝鬢倍剖遣輝諞獾牡愕閫?。
華承啟笑了笑,繼續聊:“他是怎樣的一個男人?能讓你如此念念不忘?!?br /> 戴薇兒也跟著笑了笑,嘆息道:
“他是我前夫,一個高大、帥氣、強健、結實的男人。呵呵……他之前就在這家酒吧做經理,不過自從我們離婚后,他就去了上海,再也沒有回來過……”
“你很愛他?”
“那當然了……”